录取查询
请输入查询编号
  • 当前位置:
  • 首页>
  • 2019新财富青年富人榜:40岁以下如何拥有40亿以上 白手起家VS家族传承

    发布时间:2019-06-12 17:36:13 来源:公海贵宾会-公海贵宾会网站-公海贵宾会官网 点击:9

      传统行业VS新经济:AT标签之外,独角兽崛起

      今年榜单的一个醒目特点是,除了已经上榜的青年富人诸如拼多多黄铮、今日头条张一鸣、美团点评王兴背后都有着阿里巴巴或者腾讯的标签,新晋富人多来自脱离了AT影子的行业独角兽。

      近几年来,加密数字货币一度“一飞冲天”。2017年底,一枚比特币曾被炒至高达2万美元。而生产加密货币的专用服务器,就像是会下金蛋的“母鸡”,逐渐成了投资客的“香饽饽”。

      2013年詹克团创建了比特大陆,主要销售矿机品牌为“蚂蚁矿机”,随着虚拟货币市场的火爆,比特大陆的营收和净利润呈现爆炸式增长。2018年9月,比特大陆冲刺港交所,其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比特大陆收入从1.37亿美元增长到25.18亿美元,净利润则从4860.3万美元增长到7.01亿美元。以2017年收入计算,比特大陆为全球第一大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其市场份额为74.5%,俨然是加密货币行业的巨无霸。

      而手握“矿霸”的詹克团也被外界称为“比特币之王”。今年,詹克团和他的小伙伴吴忌寒双双上榜。终于在40岁的这道槛上成功登上青年富人榜的詹克团,身家达到357.6亿元;本科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信息系的他,后在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完成硕士学业。而联合创始人吴忌寒身家亦达到201.1亿元之多,毕业于北京大学金融系的他今年37岁。

      但伴随着2018年来加密数字货币泡沫的不断破裂,以及区块链企业上市政策和市场环境尚未成熟等客观因素,包括比特大陆在内的三大矿机巨头冲刺IPO纷纷“折戟”(另两个分别是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陆提交的招股书正式失效。招股书显示,尽管比特大陆在2017年收入约7亿美元,但很快2018年第二季度便亏损4亿美元。

      或许是加密货币市场生态的大幅波动,比特大陆的日子并不好过。今年年初,网上流传着比特大陆年会上吴忌寒蓄满胡须,与詹克团拥抱落泪,与同事们一一合影的照片。2019年,比特大陆开始力推AI芯片,从矿机巨头开始向AI芯片厂商转型。

      另一个脱胎于高科技独角兽的青年富人,是做人脸识别的旷世科技印奇。

      旷视科技由印奇和清华大学同门师弟唐文斌、杨沐2011年创办于北京中关村(000931),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行业物联解决方案提供商。其旗下主要的产品包括Face++人工智能平台及FaceID线上人脸身份验证平台,产品应用在金融、手机、安防、物流及零售等领域,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富士康、联想、华润等均是其客户。

      蚂蚁金服及富士康等除了是其客户外,亦是旷视科技的投资者。旷视科技于2017年完成的4.6亿美元(约35.9亿港元)的C轮投资,就是由蚂蚁金服、富士康及中国国有资本风险投资基金共同作战略领投。该轮融资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单笔最高融资纪录。

      而“独角兽旷视科技将会选择在上交所还是港交所上市”的消息也多次引发高度关注,早在2017年印奇就表示,“上市这是会发生的,我们希望会是第一个”。创业9年,年仅31岁的印奇第一次登上500富人榜,身家达到88亿元,未来其财富值或将再晋一级。

      同样来自清华大学的刘自鸿也是首次登上富人榜,36岁的他身家达到110亿元。2012年,刘自鸿创立柔宇科技,从事柔性显示屏生产与销售,目前柔宇科技已经生产出0.01毫米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和新型柔性传感器。2012年成立至今,柔宇科技7年时间完成E轮融资,估值达到50亿美元。

      相对三星、LG、京东方这些大厂,柔宇科技显然名气不足,但是和小米的“口水战”让其成为焦点。今年年初,小米展示了正在研发的双折叠屏手机,号称全球首款。视频曝光后,遭到了柔宇科技的炮轰,刘自鸿通过个人微博放话:“When they go low, we go hard.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引发这场口水战的关键在于柔宇科技在2018年10月正式发售旗下的新主打产品——柔派手机,从时间点上看,柔派是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并且,手机所采用的柔性屏完全由柔宇科技自主研发。然而,从宣布发售至今,已有半年的时间,柔派手机还没能实现大规模量产。这或许证明柔性屏幕技术的量产能力对资金要求很高,因为很快彭博就在3月发布消息,柔宇科技在IPO前的融资轮中寻求筹资10亿美元。

    必发88官网

      相比前面几位在TMT、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等“高大上”领域创富的青年富人,谭思亮和他的趣头条要显得接地气得多。不过,这个被市场戏称为“资讯界拼多多”的公司,已经先于前面几个独角兽,于2018年9月14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过去两年多时间,三四线为代表的下沉市场成为互联网增量红利的新领域,趣头条和拼多多绝对是移动互联网圈的两匹黑马。从发展速度来看,趣头条已超越拼多多。从2016年6月正式上线,到2018年9月上市,趣头条仅用了2年3个月。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趣头条App渗透率从3.1%迅速增长至7.8%。

      趣头条区别于其他资讯类App的最大特色,是所谓的“网赚模式”。在趣头条看新闻、阅读、分享链接、评论、签到都可以获取现金或金币,金币亦可以兑换为现金。

      虽然趣头条利用这种模式使营收和用户增长迅猛,但巨大的现金投入和补贴也让其处于巨额亏损之中。财报显示,趣头条2018年第四季度的净亏损为3.98亿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5460万元扩大628.9%。从全年来看,趣头条净亏损为20.289亿元,较上年的净亏损1.008亿元扩大1912.8%。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趣头条宣布获阿里巴巴1.71亿美元投资。根据转换协议,趣头条将向阿里发行新股,约占其总股本的4%。这也让趣头条成为为数不多同时获腾讯和阿里巴巴投资的互联网公司。

      “别人家的孩子”:学霸人设成为创富“标配”

      如果说TMT、人工智能、加密货币等新兴行业是近年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的创富集结地,那“是不是学霸”或许能成为年轻人创富的风向标。

      21位年轻富人,海外知名院校6人,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南开大学也各自贡献了多位年轻富人上榜,其中清华大学产量最高。“名校”标签俨然成为创富杀手锏。在当代社会,读书或许仍然是普通人成本最低、风险最小地获得财富增值的一大筹码。

      如果穿越回这些青年富人的童年,你会发现他们必发88官网大多是活在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随便翻看一个青年富人的履历,在被光芒闪瞎的同时,还会被他们类似的成长所吸引——与财富增值曲线相辅相成的,是他们教育历程中鲜明的上升路径。

      1988年的印奇出生于安徽芜湖,喜欢爵士乐、梵高、哲学,爱看王阳明,喜欢研究生死,但他学习的专业和创业做的都是机器学习。2006年,印奇以680+的高分顺利进入清华自动化专业学习,并入选由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创办的“计算机科学实验班”(俗称“姚班”)。“姚班”每届只招收30多人,25门专业核心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授课。“姚班”的光环,是每一个清华理工科生向往的荣耀。

      正是在“姚班”,印奇遇到了唐文斌和杨沐。创始团队清华“姚班”的背景,与唐文斌曾经是国家信息学竞赛总教练的身份,为旷视招揽人才提供了不少便利。旷视研究院最早一批的研究员和工程师,都是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选手,累计拿过70多个金牌。而本科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实习,让印奇获得AI领域研究的启蒙。2011年10月,印奇与唐文斌、杨沐共同创办旷视科技,2013年印奇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与印奇同样有着“少年天才”光环的是柔宇科技的刘自鸿。出生于1983年,17岁获江西省抚州理科高考状元,曾获全国数理化奥赛物理一等奖、化学一等奖。21岁获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士,23岁获硕士学位,26岁获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2009-2012年在美国IBM任顾问级工程师及研究科学家。2012年,29岁的刘自鸿成立柔宇科技。

      即使是产品“走群众路线”的黄铮和谭思亮,他们的学历也并不“群众”。黄铮1998年被保送至浙江大学王牌学院竺可桢学院,主修计算机专业;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而谭思亮本科在清华大学自动化工程系学习,硕士攻读的中国科学院的人工智能工程。

      美团王兴的“小伙伴”穆荣均,与王兴同是清华学霸,依靠美团点评的上市,穆荣均在今年成功上榜,身家达到49.7亿元。王兴于2001年7月获得清华大学电必发88子工程学士学位,并于2005年1月获美国特拉华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穆荣均于2002年7月获清华大学自动化工程学士学位,并于2005年7月获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学位。

      榜单中唯一一个“异类”是世纪华通(002602)的邵恒,公司年报显示其为高中学历。1985年出生的邵恒,2008年开始做网页游戏开发公司七酷网络,6年后以9.5亿元卖给世纪华通成为二股东,随着股价飙升,成功晋级500富人榜。2017年第一次上榜时,邵恒的财富为74.3亿元;2019年其财富缩水到62.9亿元。

      “家里有矿”的他们同样也是财富的改写者

      科学家的小孩或许是中人之资,明星子女的容貌未必能胜过其父母,一定程度上,优良基因、美好品质的传承和延续都带着随机的不确定性,但是“财富”这种显性的、稳定的资产,不受任何随机因素的干扰,是确定能获得的权益,尤其是由血脉相连接的时候,更具有确定性和排他性。

      虽然获得家族财富并独立上榜的青年富人在数量上被白手起家的青年富人压制,但他们仅代表已经完成新老交替、老一代富人已经在公司持股上彻底“放权”的少数“富二代”。实际上,参与家族企业经营并持有部分股权的“富二代”仍然是个不小的群体,虽未登上青年富人榜,但他们是真真正正“家里有矿”的“富二代”本体(表2)。而这些“传统富二代”多来自传统行业,包括地产、汽车、化工等。


    必发88官网 必发88官网